看完王千源的3大经典好片才知道留给他的“影帝”不多了

其他 2024-06-08 18:08:34

  王千源长相不帅,但演技精湛,是热爱表演的戏疯子。一路走来,他当过裁缝,开过烧烤店,送过外卖,由一名差等生渐渐成长为影帝,每个脚印都浸透着艰辛与泪水……

  王千源原名王锦鹏,1972年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,父亲王早来、母亲周灵芝都是辽宁省人民艺术剧院的话剧演员。

  但差等生王千源也有一项特长,那就是跑步。他个子瘦高,两条腿修长,曾代表学校参加市运动会,取得过名次。

  父母想来想去,都没找到一个能让他老实待着的办法。后来,父母听说学艺术的孩子可以养成安静的性格,就把王千源送去学钢琴。

  王千源对钢琴却丝毫不感兴趣,学了几个月,就撂挑子了,父母不死心,又将他送去学架子鼓和舞蹈,都以失败告终。父母无奈之下最终放弃了把王千源培养成安静性格艺术家的想法。

  他学的是服装设计,本来也是一门手艺,将来也可以去厂子里上班,彼时也算有了铁饭碗。

  于是他开始发奋图强学习,一边做着设计,一边学习着知识,一度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。

  在一对行将离婚的夫妻间的对话中,《钢的琴》拉开序幕,一开篇,这部电影就以一首三套车将观众拉到了苏联,可紧接着这首沉重的,意味着痛苦和悲伤的歌曲就被叫停了,换之为降B调的“步步高”,调子一下子就轻快了许多,不是欢乐,而是轻快,是那种让人听起来没有太多负担的感觉。在轻快里,陈桂林骑着他的小摩托,穿街过巷,配乐里,音调像是在跳跃一般。

  《钢的琴》对苏联的音乐有一种“怀旧”般的偏爱,而苏联音乐中最常出现的两种乐器在影片中交叉出现,那就是手风琴和口琴。这两种乐器的声调里没有过分的悲伤,音符的跳跃性将配乐放置在了轻松的节奏上,而小元在玩超级玛丽的一段配乐更是增添了不少的快乐。

  每个人都对自己的幸福有着自己的定义,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,于是每个人都在走着自己的路,碰到同路的或许是自己的朋友,或许是自己的丈夫,或许就是自己的妻子,时代变迁,选择不同,道路不同,殊途同归一生长相厮守是选择,分道扬镳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也是选择。并不是所有选择都那么温情脉脉感天动地,更多的选择或许更加现实和残酷,理智的冷静的分析下,作出今天最好的选择,可谁也掩不住自己一度沉浸在这片灰暗的天空、破败的工厂里的曾经。

  本片最大加分点:王千源穿贴身纯色T恤太hot了,头小肩宽背挺胸结实,线条超性感,不愧是悍匪帅!

  王千源近两年来开始从文艺片里走出频繁在商业片担主咖,说实话效果并不很尽如人意。不过这一部不错,自然流畅有惊喜,的确是我这两年看到的最好的王千源。

  王千源在这部电影里饰演的角色叫孙大圣,是一个级别很低的小警察,用反派的话来说就是“连个学区房都买不起的Loser”。

  反派压根都不把他放在眼里,但就是这个小警察在面对残忍狡诈无法无天的财团势力时,挺身而出,不顾生命危险一路追查,最后揪出一大串一窝端,看得我都想鼓掌!

  为了呈现片中小警察真枪实干的动作场面,王千源进行了严格的体能训练,每天坚持有氧运动,夜戏拍到一点多也要坚持练肌肉,更是透露导演真练真打的要求,让大家拍动作戏每一天都心惊胆战,“怕打到别人,怕弄伤自己”。与王千源有大量对手戏的包贝尔,也少不了高强度的拳击训练,为的就是更好地呈现角色的狠戾,“拍完一星期两个膝盖迎面骨全是青的,反正要不就人踢我,要不就我踢人”。

  三兄弟中的大哥,性格沉稳忠义,子承父业进了锦衣卫,可惜因性格太过老实又家贫,一直不能升官百户。终于接到奉命捉拿阉党头目魏忠贤的任务,协同沈炼和靳一川三兄弟一起完成了任务,但没想到麻烦才刚刚开始。

  卢剑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角色,作为三兄弟中的大哥,他背负着很强的使命和责任,他也有自己的欲望,希望能升到百户,让母亲生活得更好,为了两个兄弟他也能两肋插刀,用生命保全他们。

  其实王千源呢,怎么说呢,也不知道是相貌的原因,还是坏人演的好的原因,总觉得是反派脸。绣春刀这次他演了个普通人,老好人。锦衣卫三兄弟的大哥,也会考虑生计问题,会想升职加薪当上百户。相貌是出众的,但是王千源给人呈现出来的是普通的。是个对弟弟好,也有普通人不了贪欲的弱点,可惜最后把自己给牺牲了。王千源演的很好,特别活生生的人物。最不起眼,却最真实。记得丁晟导演好像说过对王千源来说反派其实挺驾轻就熟的,但是他这次的好人也演的非常好。

  回忆起拍打戏的经过,王千源透露片中一场雨夜打斗戏令他印象深刻,“我们穿的飞鱼服很厚很热,因为是在7月拍的嘛,里外好几层,而且还经常有一些夜戏雨戏,所以还要贴身套一层垃圾袋防护,然后张震就充当后勤,买一些小电风扇给我们,但其实完全不起作用,因为全身完密不透风,不过这样倒是挺减肥的”。此外,还有一场骑马戏也让王千源“很受伤”:“我记得最后一场戏的时候,我们三个人骑马,都在一个画面里,我觉得骑得还挺好,一两天下来,上都磨破皮了。”